电影城是哪个国家的,究竟哪个国家是东盟的核心?


时间:

应该说东南亚国家联盟,并没有真正的核心国家,这和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决策和运作模式紧密相连,也与整个东亚的一体化进程紧密相连。

从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决策和运作模式来看,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各个成员国基本上自觉遵守一个原则就是在处理本地区问题上采取符合亚洲价值观的方式来解决相互之间的矛盾冲突,而对外则争取以一个声音来说话。为了保证各成员国能够遵守这一原则,东南亚国家联盟在成立之初就确立了成员国不分大小强弱,在决策时一律处于平等地位的原则。而在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东南亚国家联盟逐渐形成了一整套系统而完善的多层次的决策和运行机制,这种运行机制下的重大决策由首脑会议和部长会议作出,如果无法达成一致的话,又允许成员国保留意见。换句话说,东南亚国家联盟允许通过寻求最低限度的共识和让步来完成决策,方式灵活。这样的话,经过长期的发展,东南亚国家联盟逐渐形成了平等、无核心,又具有一定效率的决策和运作模式,这种模式被称为“东盟方式”。

这种“东盟方式”形成的主要原因在于(由于东南亚国家联盟及其主导的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建立,要从更广泛的东亚范围来看,所以对于形成“东盟方式”的原因,这里将从东亚的视角来进行分析):

第一,东亚地区独特的文化历史、社会经济和政治状况。东亚地区各国在近代普遍遭受了殖民主义的统治或者威胁,而在二战以后,又面临着美苏的渗透,这种历史记忆使得东亚各国更倾向于联合自强,而不愿意参加由强势大国主导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当然,也不愿意过快的让渡国家主权推动经济一体化。

第二,东亚地区各国并不像欧洲那样享有具有共同价值观的文化背景,更不要说根本不具备欧洲历史上那种历史悠久的欧洲联邦思想和传统,这导致了在区域经济合作问题上,各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尤其是在主导权问题上,彼此互不信任,很难同意某个国家或者某几个国家成为推动一体化的核心国家。

第三,东亚地区缺乏那种形成推动东亚一体化凝聚力的核心大国的协调与合作。与欧洲一体化存在着法德合作这一公认的发动机不同,东亚大国之间面临的政治和解问题(法德合作的先决条件是法德和解)。虽然在理论上,中国和日本作为东亚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国家可以通过双方的合作承担起东亚一体化进程的发动机的作用,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和日本之间存在着阻碍双方走向深化合作的重大障碍,而中国和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根本不具备成为东亚区域合作的核心或者发动机的能力。在这种区域合作的发动机缺位的情况下,其他推动区域合作的行为体只能是东南亚国家联盟这样的区域性国际组织,而且还不会具有核心国家(原因已经说了,除了中国和日本合作承担推动区域合作的发动机功能外,本区域内不可能再具有第三个充当区域合作核心的国家;同样的除了中国和日本合作推动以外,本区域各国可以接受东盟这样的无核心的国际组织推动区域合作,但不可能接受一个有核心的国际组织来推动)。

第四,东亚各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具有多样性,这种多样性使得区域合作的制度化建构变得非常困难。在东亚,既有社会主义国家也有资本主义国家,既有民主国家也有军事独裁国家,既有共和制国家也有君主立宪制国家,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而且即使是民主国家,其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仍然处于一种变动不居的状态中。这种多样性就导致了在东亚地区,当然也是在东南亚国家联盟内部,如果想要达成一种完全的全体一致是非常困难一件事情,所以只能采取相对比较灵活的有限共识和让步的方式来完成决策。

第五,东南亚国家联盟任何一个成员国,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国,只能说是中小国家,力量都相对薄弱,在国际相互依存中的“脆弱性”比较高,这就导致了东南亚国家联盟虽然是东亚区域合作的最重要推动者,但其在东亚区域合作方面很难作为一个组织核心在东亚形成凝聚力。在安全问题上,东南亚国家联盟在面对区域内的突发问题和区域内各国的边界与领土争端(包括领海争端)和经济敌对时无能为力。在经济上,东南亚国家联盟十国的联合经济实力,又不远不如中国和日本两大经济体,如果中国和日本在东亚区域合作问题上态度消极的话,东亚区域合作就很难形成。再加上东亚各国(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各国)纷纷与区域内外国家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建立了错综复杂的双边自由贸易网络,这实际上阻碍了东南亚国家联盟内部和东亚区域内部的自由贸易安排。另外,东亚各国,尤其是东南亚国家联盟内部各国,由于产业结构高度相似,竞争激烈,再加上政治制度、价值观以及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差异,东南亚国家联盟内部出现了政治“小集团化”和经济“双层化”的发展趋势,这也使得东南亚国家联盟各成员国很难达成完全一致。所以,东南亚国家联盟各国只能采取这种平等、无核心的方式来进行决策。

(相互之间的直线的多少代表的贸易额度的多少,该图是以2004年的数据为基础绘制)

第六,东南亚国家联盟没有一个或者几个核心国家,也与东亚区域合作过程中的“开放的地区主义”原则紧密相连。一方面,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在经济上一直奉行开放主义政策,开放程度居于世界前列。这种相对比较高的对外开放程度导致了对外依赖性较高。如果要建立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区域集团,那必然会导致东南亚国家联盟各成员国对外贸易政策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那将会影响其正常对外政策,甚至会导致对外政策几乎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接受的代价。

另一方面,区域外的大国,尤其是美国这一特殊的“域外”国家的存在,使得东亚地区建立相对比较封闭,将“域外”国家排除在外的区域集团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东南亚国家联盟各国对美国的认识各自不同,立场也比较复杂。但从经济上来说,东亚各国对外贸易主要的顺差来自于美国,贸然切断与美国的这种贸易关系,转而建立某种相对封闭的区域集团,这是以不确定的未来的收益来换取确定的当前收益,对于东南亚国家联盟各国来说,很难做出这样的决定。因此实行一种开放性的,能够将特殊的“域外”国家美国,包容进来的区域合作,将会是一种最现实的选择。从政治角度看,采取开放的区域合作也迎合了“域外”国家,特别是美国的需求,美国并不愿意看到将其排除在外的联合的亚洲,这会直接影响美国在亚洲的利益。而且随着中国的崛起和影响力的增加美国在东亚的领导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希望在东亚地区除日本以外有更多制衡中国的力量,而东南亚国家联盟显然既有意愿,也习惯于扮演这种“居间制衡者”的角色,在利益冲突较多的东亚地区左右逢源。而为了能够扮演平衡者这样的角色,东南亚国家联盟愿意引入包括美国在内的“域外”国家参与东亚区域合作。基于以上两个原因,东南亚国家联盟各国在区域合作问题上,自然愿意选择“开放的地区主义”原则。

东盟没有核心国家。

简单介绍一下东盟。东盟是东南亚国家联盟的简称,1967年正式建立。目前有10个成员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新加坡、文莱、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

以欧盟和东盟的对比的角度,比如欧盟的核心国家法德两国,分析一下东盟为何缺乏核心国家。

第一,寻求自保的心态。欧盟和东盟都是在冷战的大背景下成立的,就当时美俄争霸的重点方向是欧洲,欧洲国家寻求联合自强,希望建立一支能够对抗美俄的第三支力量。而亚洲地区,处于美国的大部分控制之下,这些国家大都希望抱团,希望得到美国的重视,根本还是依赖美国保全自己。这种寻求自保的心态,以至于遗留到今天,东盟在处理对外关系上,不管是与美国、日本还是中国,都是从首先从自己国家利益出发,不顾东盟对外一致的态度,导致内部分歧严重,一盘散沙。完全没有独立的对外声音。

第二,成员国发展水平相当。欧盟成员国大都是发达国家,经济水平发展高,特别是核心国家法国和德国,正是两国高度发达的经济,才能成为欧盟的领头羊,现有老大带领,后有许多小弟国家簇拥。而反观东盟,基本都是发展中国家,大家经济发展水平差不多,肯定谁也不服谁,都想当老大,但是都当不了老大。只能协商一致才能搞事情,另外,在处理加盟国问题上,加入欧盟需要申请的,具有严格的入盟资格。而加入东盟,东盟为了壮大自己的声势,主动邀请一些不符合条件的国家加入。这些主动受到邀请的国家在一定程度上是无法重视东盟的。加入的太容易。心态上就不一样。后来,一些国家争取自己利益。不惜与东盟唱反调。

第三,宗教信仰不同。欧盟大部分国家都是信仰基督教,宗教信仰一致,对于核心国家的认同感就强,而东盟各国,有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小教派,宗教派别林立,信仰纷繁复杂。这些宗教矛盾重重,这种矛盾是无法调和的,别说之前的几百年,就说近几十年,因为宗教信仰矛盾导致冲突的数不胜数。插一句,土耳其几十年来,一直寻求加入欧盟,别提其他条件,这个伊斯兰国家想混入基督教团伙,你觉得欧盟一直拒绝它的原因是什么,很明显嘛。因此,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可能并不仅仅是表面的政治、经济因素,而更多的是宗教信仰。在这种宗教信仰不一致的情况下,即使出现核心国家,也是很难得到大多数国家认同的。

现在的没有核心国家的东盟,发展前途迷茫,一直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