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调2.2解析,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怎么去认识雷鬼、蓝调等音乐风格? <#21---->


时间:

先说一下蓝调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蓝调是绝大部分现代流行音乐的最重要的灵感根源,因此你可以从绝大部分流行歌曲中找到蓝调的影子。

蓝调起源于上世纪初的美国南方农田黑人劳动时哼的小曲,(其实也就是我们的劳动号子,船歌什么的),后来逐渐发扬光大,随着进入城市的黑人音乐家而传播到美国乃至世界各地。而在传播过程的某一时期某一地区的布鲁斯形成了一种固定的风格后,就成为了一个新的流派。譬如:

三角洲蓝调(Delta Blues):代表人物:Robert Johnson, Muddy Waters(“浑水”穆迪.沃特斯),早期蓝调宗师John Lee Hookers等等。

芝加哥蓝调(Chicago Blues):代表人物:B.B.King

灵魂蓝调(Soul Blues):代表人物:Etta James等……

还有很多。无法一一列举。

如果你要听最根源的蓝调,那以上这些流派以及其他的蓝调流派的代表人物的代表作品是必听的。

以我的个人经历为例来说一下:

我的欣赏蓝调音乐的经历和吃辣椒有点像,都有一个“刚开始简直顶不住这种味道”到“嗯多来几次了还是有点意思”到最后“卧槽没这东西真活不下去了”的过程。

但是如果你说要刻意培养对某种音乐的审美,我觉得没有这必要。这个过程只需要跟着感觉走即可。特别是蓝调或旋律中蓝调成分很“重”的作品。

一旦你喜欢上了一两个布鲁斯音乐家的作品,再去尝试其他的蓝调,就好比你川菜已经吃过了水煮牛肉和辣子鸡丁,那再接下来的鱼香肉丝回锅肉泡椒鸡杂什么的自然是来者不拒了。

如,我当年第一次听B.B.King,完全没感觉。丢一旁。

后来某日,心境低谷的时候听到了,内牛满面。

又如,当年第一次听jimi hendrix,完全没感觉,丢一旁。

后来上大学了,春天来了开窍了,一听《Little Wing》和《Hear My Train a Comin'》,恍惚佛祖讲经,念动经文箴言,须臾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漫天神佛乱舞。

听了BBKING和JIMI HENDRIX,接下来喜欢上MUDDY WATERS,ETTA JAMES,STEVIE RAY VAUGHAN, Buddy Guy什么的,都只是时间问题了。

个人喜欢的一些蓝调或蓝调风格很重的歌手和歌曲,专辑推荐如下:

MUDDY WATERS:《Mannish boy》,《Rollin's Stone》

ETTA JAMES:《I‘d rather go blind》,肝肠寸断。

Jimi Hendrix: 《Little Wing》,《Hear My Train a Comin'》(这首一定要听jimi不插电的版本),《voodoo Child》,《all alone the watch tower》,《purple haze》

STEVIE RAY VAUGHAN:专辑《TEXAS FLOOD》,单曲《couldn't stand the fire》

Buddy Guy:《I Smell A Rat》,

Eric Clapton: ,以及其他早期作品。

B.B.King: ,

Gary Moore: ,

接下来再说说雷鬼

雷鬼有三个境界:

不需要大麻,也不需要扎一头脏辫,更不需要挂一幅海尔塞拉西皇帝的画像顶礼膜拜,雷鬼简单的off-beat节奏就能让你神魂颠倒——宛若置身一间位于加勒比海小岛上的殖民风格的古旧旅馆,木制的百叶窗敞开着,窗外椰树成荫,咸湿的海风穿堂而过,挂着残破的白色帷幔的老木床上躺着乌木肤色的热带少女和咸湿的你,在弥漫着混合着ganja、朗姆酒和荷尔蒙的空气中,老木床随着你们热烈的交合发出的吱呀吱呀的有节律的晃动,这就是不需要额外解释的世界上最简单和最美妙的节奏,也是ska guitar和雷鬼音乐的所有秘密。

在你的魂魄都被雷鬼勾住后,你会被雷鬼衍生出来的Rastafari文化所吸引,洗心革面,扎起脏辫。你的观念和生活态度也会有个巨变,你会变成水泥森林里面的海岛乐天派,三只快乐的海鸥会一直在你身边盘旋,你走过的地方也会变作椰影婆娑的海滩。你不再会为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焦虑,每一点滴欢乐都会被无限放大。你会发现夏日的party无法缺少雷鬼音乐的存在;你会发现雷鬼可以"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把Radiohead哀怨伤感的曲调唱的欢乐可人(Easy Star All-stars 的”Radioread“);之后你会尝试点燃一些草药,然后明白Peace&Love的真谛,也会读懂”Herb is the healing of a nation, alcohol is the destruction“这句话。

最后,你会开始了解牙买加这个伟大的小国的历史,并从那些简单而有力量的词句和音符中得到Bob Marley的启示。你会发现雷鬼不是一种让人糜烂的享乐音乐,她在给你欢乐的同时也赐予了你力量。你会发现雷鬼不是不是建立在烟雾缭绕的享乐天堂之上,她也一次又一次的把光芒投射到我们狗日的现实之中:

“Don't worry about a thing, cuz every little thing will be alright.” (Three Little Birds)

"I shot the sheriff, but I didn't shoot the deputy." (I Shot the Sheriff)

"If you get down and quarrel everyday, you're saying prayers to the devil, I say." (Positive Vibration)

"Every time I plant a seed, He say kill it before it grow, he say kill it before they grow." (I Shot the Sheriff)

”Emancipate yourself from mental slavery. None but ourselves can free our minds." (Redemption Song)

那年,当我看着奥斯陆的那把没有人坐的椅子的时候,听到Bob Marley唱到”How long shall they kill our prophets when we stand aside and look?“,我哭了。Bob Marley的影响力已经远远不止一个音乐家甚至文化偶像了,他是我们人类二十世纪的先知,他也让雷鬼音乐成为了一种不仅仅是一个音乐genre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