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原新之助 5岁,野原新之助遇到柯南会发生怎样的剧情?


时间:

两位相见,可能发生的故事(下文略长,谨慎观看):

柯南抵达案发现场后,看了看地上的尸体。

柯南:死者年龄5岁上下,死因过度惊吓。死者身份呢(问警察中)。

广志(警察):那个…你弄错了,其实……

这时候,灰原走了进来:江户川,大家都在找你哦。

此时,只见死者的双眼突然睁开两眼放光,露出屁屁摇摇晃晃的来到灰原的面前:大姐姐,你吃咖喱喜不喜欢放青椒啊?

这时候,美伢走了过来,直接他来了一个头槌:你到底在干什么?!

新之助:尸体游戏!

美伢忍着怒气:现在是在办案,不是游戏时间。况且,这个孩子也不是大姐姐吧。

新之助正色:不!虽然看上去是小孩子,可是我可以确定,他一定是个大姐姐,还是个美女哦(突然面露色相,以及祖传笑脸)

咣当!有一个头槌。

柯南凑了上来:emm,你活着?

新之助突然凑到柯南的耳边吹了口气,柯南露出一脸舒适的表情,随后红着脸骂道:你在搞什么鬼啊!

新之助:诶嘿!没想到你跟我们家小澈一样很敏感嘛!

风间澈冲了进来似乎想要动手,却被正南等人拦住:喂!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家的啦!

新之助:哎哟!小澈,我们不是早就是那,种,关,系,了,吗。

柯南终于看不下去,捂着头:先等等,你们到底是谁啊?

新之助、风间、正南、妮妮和阿呆突然正色敬礼:春日部特别搜查员(老粉都知道这么一则番外篇)

柯南貌似感觉头更痛了:这儿不是有人报案吗,你不是尸体,那尸体呢?

新之助摇了摇头:没有尸体哦,只是这里的老大给人用红酒罐子袭击闪了腰哦!

风间纠正:是红酒瓶子啦!

柯南惊疑:老大?!

高仓文太(双叶幼稚园园长老大真名)坐着轮椅缓缓驶来:不是老大,是这座园艺园的园长啦。

柯南回身,着实被高仓文太的脸吓了一大跳。随后,他迅速平复心情,顺便咳嗽了两声缓解尴尬:请问你就是被害人是吗。

高仓:是的。

柯南:你有看到凶手的长相吗。

高仓摇了摇头:没有,当时我被凶手从背后袭击,随后就晕倒了。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腰闪了。(痛痛痛痛)

柯南:那你还有注意到什么细节吗?

高仓:哦,对了!在我晕厥之前,有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好像是玫瑰花香。

柯南沉思了一会儿:那你们家除了您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新之助突然插话:你要其他人的话,我都带来了哦。

柯南回身,发现这春日部五傻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四名女性。

风间:最左边这位,是这座园艺园的副园长,同时也是这位高仓先生的妻子,第一发现者,报警人。这另外三位则是这座园艺园的三位女仆,分别是…

新之助插话:左边是过着幸福人妻生活的小绿,中间是不管怎么联谊永远都嫁不出去的阿梅,右边的是没什么特点的上尾。

阿梅:喂!不要叫我阿梅,我教松坂梅。还有,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永远嫁不出去啊!

柯南尴尬的笑了笑:你们五个不是特别搜查员吗,怎么还不去搜查现场?

妮妮:我们已经搜查完毕了,现场只丢失了一枚价值连城的园艺草织戒指,没有其他任何的线索。凶器红酒瓶上没有发现任何的指纹。房间四周没有窗户,大门是只有登记过身份才能打开的面部识别锁。也就是说……

新之助露出屁股摇摇晃晃:犯人只有可能是这座园艺园里面的人哦!

妮妮微怒:不要打断淑女说话啦!这样很不礼貌啊!

正南轻声一笑:噗嗤,淑女……

妮妮耳朵一动:怎么,你有意见吗。

正南惊恐:没有,没有没有。

柯南沉思,然后询问那四人:案发时间,你们都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园长夫人:我刚好有事,当时不在家。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我老公的房门是开的,而我老公正倒在地上,很虚弱的叫我报警我就赶紧报警了。

小绿:我正在花园里做着园艺工作。

阿梅:我在书房整理图书。

上尾:我…我在…我在厨房里,做今天的晚餐。

柯南:就是说,你们当时都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没人可以为你们作证,或是互相证明是吗?

四人点头。

柯南沉思,灰原凑了过来,在柯南耳边轻声道:怎么了,我们的大侦探?还没想到谁是犯人吗?

柯南:现在线索还不够多。虽然可以肯定犯人就在这四个人当中,但是却没有关键的证据来锁定罪犯。

新之助忽然出现在阿梅的身后闻了闻:阿梅身上有好丑的味道!

阿梅面色一沉:你要说的是好臭吧。这味道哪里臭了,这可是德国进口的玫瑰香水,很贵的好吗!

柯南脑内灵光一闪:是了!刚刚被他们五个打乱了思路,居然让我把这最关键的证词给忘记了。

新之助:喷这么浓的香水…该不会……又要去联谊吧。

妮妮和风间等人讨论:一大把年纪了,还喷这么浓的香水难怪没有男人看得上她了。

正南:风尘味好重哦。

风间:就是啊,现在的男人啊,都喜欢清纯可爱、淑女一点的女孩子。

阿呆:呆~。

阿梅:我都听到咯!

柯南: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众人皆望向柯南。

柯南:差一点就让你给逃掉了,凶手其实就是……

就在柯南准备指出凶手时,新之助站了才出来,指向高仓文太:凶手就是你!

高仓苦笑:我是被害者啦!

柯南压下怒气:我们重来一遍,凶手就是你!松坂梅小姐!

阿梅后退半步:为…为什么是我?我不是说过我正在整理书房吗

柯南:被害人曾说过,他在被袭击的同时,闻到了一股的玫瑰花香。而你又喷了玫瑰香的香水,很难不让人怀疑……

阿梅:巧合,是巧合啦!刚才他们五个也有问啊,我喷香水是因为我今晚还有一场联谊啊。

新之助轻声道:然而喷了也嫁不出去哦。

阿梅咬牙怒道:你管我!

柯南:松坂小姐,你的左手女仆手套的食指上似乎有点鼓鼓的。(松坂下意识的握住了自己左手的食指)能请你把手套摘下来看看吗?

小绿:松坂,难道真的是你?

松坂一脸失落的摘下了手套,露出了那枚草织戒指:我只是想,借一下这枚戒指,让我再今晚联谊的时候,可以让人看起来更高贵一些。没想到我刚戴上,园长先生就回来了。我躲了起来,可是,园长先生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我情急之下,就拿起红酒瓶把他砸晕,然后……

广志拿出手铐来到阿梅面前: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新之助再次凑到灰原的身边,露出屁股摇摇晃晃:大姐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在浪漫的金色沙滩上吃巧克力饼啊?

旁白:就这样,一起案件,在柯南和春日部特别搜查队的合作下,完美解决了。

柯南暗道:呵…打死我也不要再来春日部了……

新之助:可喜可乐可喜可乐!

我是漫咔秀一秀!漫画的问题,我来答!

柯南:凶手就是你!(指着小新)

小新:你不要再这么看着人家嘛,好害羞了~~

柯南:。。。。。。真想只有一个!

小新:人家还是个小宝宝了